365体育手机版app下载-官方版app下载

炉火添暖盼新年
发布日期:2023-01-11    作者:解虎航    
0

转眼又到年关了,我们即将在“四九寒天”迎来兔年的春节。短暂的暖阳还没走远,迅猛的寒潮就骤然来袭,一下子唤醒了我小时候过年的记忆。

那时,只要家里搭起火炉,孩子们就知道,要过年了。旧时农村,人们在自家院子里,或在一间空房中,用一个带支架的大铁盆子,装上半盆草木灰,在上面架起积攒了一年的木柴或者玉米棒子烤火取暖。大家围坐四周,你一言、我一语,闲聊些家长里短,畅谈些所见所闻,慢慢地煮开“年”的味道。

一放寒假,我就会飞奔到外婆家。外婆家有一间放杂物的土房,地面是土地面,冬天专门用来烤火。每到秋天,外婆带上斧头、镰刀上山去砍柴,她把砍来的柴,用斧头剁成一段段长度相同的小棒,整齐地码在房间的角落里。在那间土房中央,外婆用砖头堆砌出一个方形区域,里面盛满烧过的草木灰,上面燃着一大笼旺旺的柴火。外婆找来一根长长的粗铁丝,穿过屋顶的房梁,掉下来一个结实的挂钩。挂钩上面挂上一个长嘴烧水壶,正对着下面那跳跃着的火苗。烧水壶外表黑漆漆的,锈满了“锅煤烟子”。等水烧开后,大人们用来泡茶或洗漱,任由那白白的蒸汽一直冒着,这样房间不至于太干燥。鲜红的火苗调皮地窜来窜去,映照着四面墙壁,烤得整个房间热烘烘的。屋内黑烟裹着白烟,弥漫在半空中,房门半掩着,方便排走烟雾、交换新鲜空气。

接着,外婆会在屋内整齐地挂上一排自家杀的鲜猪肉。经过二三十天小火慢熏,深邃的黑色和果木的香气,一点一点渗透到每一寸猪肉里,熏制成美味的腊肉。小伙伴们在烧过的灰堆里,埋上红薯、土豆,焦急而又耐心地等待着……而我,最喜欢做添柴的活计。我坐在小板凳上,手拿大号火钳和铁棍,在火堆里玩“搭积木”的游戏,用烧的通红通红的木炭块,搭一座精致的房子,或者垒砌一个坚固的城墙,又或者干脆搭两支骑马打仗的军队,幻想着做那驰骋疆场奋勇杀敌的大将……我傻傻地坐着,没有人知道我的小心思。虽然那时我还没玩过真正的积木,但这种用火红的柴火搭积木的乐趣,竟是之后在玩其他玩具时都不曾再有的。我那烤的红彤彤的脸蛋,不经意抹上了一缕“锅煤烟子”,又惹得大人们哈哈大笑……

外婆勤劳能干,家里上上下下、里里外外打点的井井有条。我从未见她坐下烤火,她笑着说自己不冷,其实我知道,不是外婆不怕冷,而是她手里的活从未停过。大人们常说害怕寒冷,但更害怕烤火,因为他们说一坐在火堆前就起不来了,笑称“烤火丧志”。其实,不管是烈日当空还是冰雪封山,勤劳的农人总有干不完的活,他们只有在吃晚饭时,或是在晚饭后才得空在火堆或火炉前坐一下。调皮的孩子们,也根本不怕冷,即使手、脚、耳朵,甚至脸蛋都被冻坏了,还在雪地里打滚,在冰窟里捉鱼。而我,之所以能在火堆前安静下来,也是因为那里有我自己搭建的世界,有烤红薯、烤土豆这样的珍馐美味,更有人们对来年生活的向往。

到过年的那天,外婆找人焊了一个铁架子,在火堆上架起一口锅,热一热剩饭剩菜,我们叫“油炒蒸饭”,也就是我们现在吃的炒米饭。香气和烟气,一起溢满整间屋子。这气味,和烤红薯、烤土豆一并烙印成我们对美食的难忘记忆。外婆在这口小灶上给我们煮火锅吃,十多个人围在一起,有大人、有小孩,你一筷子,我一筷子,越吃越香,越吃越暖和。只有此刻,只在过年,大人们才能真的闲下来歇一歇,褪去一年艰苦劳作的疲惫,忘记过往的忧愁和烦恼,安静享受这闲暇的时光。安心的坐下来烤烤火,唠唠嗑,惬意的吃着团圆饭。这种安逸、这种享受,甚至比披星戴月、跑老远路去别的村子看一场电影还要甜美、还要醉人!

那个时候的冬天,挤一挤就是温暖的。人们烤着火,身体是暖的;人们吃着团圆饭,气氛是暖的;人们说着知心话,心情更是暖的。这种暖意,也让人们在不知不觉中,更深刻地体会到了生命的真正价值、生活的真实意义,和那种发自内心深处的幸福感觉。(生产技术部    解虎航)

 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
Baidu
sogou