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65体育手机版app下载-官方版app下载

洛南豆腐的年味
发布日期:2023-01-13    作者:党盈超    
0

年关已至,笼罩在人们头顶三年之久的疫情乌云,在彼此经历过“阳过”、“阳康”后,也逐渐在消散,新年再次如约而至,此前因疫情阻隔的年味也逐步在恢复。

洛南豆腐的年味

过了腊八就是年,人头攒动的车站,张灯结彩的街道,琳琅满目的年货,时刻彰显着越来越浓的年味。昨夜里,父母一通电话,唠叨着谁谁谁家的大人回来了,听说谁谁谁家的孩子也要回来了,村里的大小新闻之类唠完了,言语顿噻几秒后,轻声问道:“我娃今年回来不,过年了,明天咱家做豆腐啊。”母亲一句话将我的思绪拉回十几年前,那时老家的年味是从家家户户开始做豆腐开始。

冬日年关的乡村,其实并不冷清,腊月二十刚过,乡村里一排排从早到晚冒着青烟的烟囱,代表着家家户户一大早便开始忙碌备年货,蒸年馍、炸果子、杀猪煮肉、做豆腐,农人们的年货,总是掺杂着更多的是辛劳成果,自己做的总是在过年期间吃着更开心、更有味道,而让我记忆最深,也觉得最具年味便是洛南豆腐,洛南人的必备年货,真的是从亲自做上一座洛南豆腐开始的。

年关时不时的爆竹声响却盖不住三爷爷豆腐作坊打浆机的轰鸣声,年前是三爷爷是最忙的时候,因为他的豆腐作坊承担着为乡邻打磨豆浆的重任。冬日的清晨,当天边微微泛白,乡里乡亲便已经用扁担挑着泡好的黄豆来到三爷爷的豆腐作坊,排队等候打磨豆浆。磨好豆浆,家里的大锅上早已支好纱布架子,一勺一勺将豆浆舀入纱布兜,开始左摇右晃过滤豆渣,浓香的豆浆便滤进锅中,我们就守在灶台边添柴加火,随着豆浆在锅里沸腾翻滚,蒸腾的热气中一股股更加浓郁的豆香弥漫,经过二次过滤,一锅浓香的豆浆都煮好了。农家做吃食都注重健康,点豆腐的石膏是很少用的,都采用自制的酸浆水点浆,倒入适量浆水后,静等豆浆凝洁成絮状,在自制的木框整起铺上一层厚纱布后,便将点好的絮状豆腐倒入其中,边倒边挤压,最后再压上一块大石板,经过一夜的静止,洛南豆腐便制成了,说起来简单,但做起来却很难,每每吃起豆腐,脑子里汇映的都是父母为之辛苦劳累的场景。

洛南地处秦岭之中,山林覆盖,水源水质极好,同时因地理环境的得天独厚,所产的黄豆更是品质极高,所有农家或作坊做出的豆腐,口味出奇的一致好吃,洛南豆腐,色呈白色或略带淡黄色,豆香味十足,口感柔软、鲜嫩、滑爽,香醇,有“筋性”,手感绵软,组织细腻,有弹性。在城里乡里,豆腐都是一道好菜。蘸豆腐、炒豆腐、烩豆腐、水煮豆腐、油炸豆腐、豆腐丸子……油炸煎煮皆宜,吃法多得不可胜数。洛南豆腐,也被外地游客被当做稀罕食品,常常赠送亲友,后来由于出产量大,不好保管,农户就把食后剩余的豆腐切成方块状,放盐水中煮过,放置太阳下晾晒至干缩状,形成特产“洛南豆腐干”。洛南豆腐干吃起来劲道入味,爽口,2017年国家质检总局批准对“洛南豆腐”实施地理标志产品保护。

对于洛南豆腐,记忆最深也最有滋味的还是冬日里,一家人晚上围着火炉,架上锅用白水煮豆腐,大块豆腐切成2公分左右的厚片,放在封腾的白水中煮的翻腾,热透后横竖几刀切分成小块,淋上酸醋辣椒水,一口送人嘴里,滚烫与酸辣直冲心神,妙不可言。在做豆腐时吗,等待豆腐点卤的时候,我们会提前准备几根竹棍,在豆浆冷却的间隙,表面的油豆皮刚一形成,我们便已经挑起,或铺平晒干成油豆皮,或揉搓成直条成腐竹,热吃蘸一口辣椒水水,至今仍回味无穷。     

我家孩子打小不爱吃豆腐,有可能是本地的水质问题吧,做的豆腐不是那么可口。但他对老家洛南豆腐确是情有独钟,多次嚷着要吃,都是让回家的亲戚朋友顺道带点过来回味。仍记得每年做好豆腐后,母亲还分切好,送给左邻右舍品尝,亲戚朋友也把自己做的豆腐送来,浓浓的乡情亲情在此间传递,让年味更浓,时至今日,甚是怀念家乡的年味啊......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
Baidu
sogou